彩票业不能靠“不回复”谋发展

918博天堂

2018-10-11

  2012年第68期北京双色球中出的亿元巨奖已于端午节前兑奖,彩票巨奖传奇看似已告一段落,但树欲静而风不止,在网络上,关于巨奖得主购买彩票的环节出现了诸多质疑声。 北京市福彩中心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巨奖兑奖已结束,福彩中心不会再就任何亿元巨奖衍生出的问题作出回复。

  从2009年河南彩民独中亿元巨奖,到2010年上海彩民在双色球游戏中中出亿元巨额奖金,再到2011年浙江亿元大奖为一人所得,延续到现在北京彩民再创彩王神话,无一例外地遭受到不绝于耳的质疑声。

其中的情绪,有好奇与艳羡,也有对这种万年等一回小概率事件的不信任,更不乏推导之后逻辑不确定的扩散。 譬如去年浙江大奖是中奖者将自选彩票做了两次25倍投注,此次北京大奖是对机选号码做了110倍投注,从心理逻辑上讲是异常罕见的。

  但是,若将种种质疑都归结为网民的羡慕嫉妒恨,就大错特错了。 事实上,在我们并不久远的彩票史上是不乏黑天鹅事件的,比如一直言之凿凿的开奖直播时不时被曝录播,曾经的深圳3305万元假奖事件让人惊出了一身冷汗;青岛福彩中心原主任王增先贪污受贿案,让人看到了彩票业中的藏污纳垢;国家审计署多次指出彩票管理部门的问题,更让人对彩票业大不放心。 遗憾的是,每一次事件过后,公共信息层面都未见彩票管理部门给出完善措施。

  这种短暂的历史背景下,对惊天巨奖的质疑就几乎不可避免。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,不是网民在羡慕嫉妒恨,而是彩票业在短暂的发展史上暴露出的诸多问题,让网民对这个行业的监管与规范实在不能放心,而质疑巨奖不过是一个由头和切入点罢了。

不能否认,彩票业发展至今,技术系统、摇奖设备、投注设备等一直缺乏国家统一标准;彩票发行费占到彩票收入的15%,远高于国际通行的5%比例,畸高的发行费到底用作了什么这些都是问题。

  至今,我国已有彩民两亿多人,而据估算,今年我国彩票销售额可能要迈过3000亿元大关,相当于大名鼎鼎的三桶油利润之和。 这样看,彩票业绝不是一个可以模糊管理的行业了。

一方面,呼吁已久的彩票立法应当尽快纳入议事日程;另一方面,彩票管理部门须在财务管理、资金流向、运作规则等方面全方位公开透明,以维护这个庞大行业的正当性。   彩票行业与慈善行业有着些许相似之处,即都是管理者与民众良性互动的行业,缺乏了良性互动,积累的误会就会越来越深,迟早会在某一个时刻或某一事件上爆发,就如同红十字会遭遇的滑铁卢一般伤筋动骨。

相反,若在良性互动中积累起互信,即使曝出一件丑闻,也容易被民众当作个案来理解。

所以,福彩也好,体彩也罢,管理部门必须摒弃某种行政思维,放下身段接受质疑,敞开胸怀接受监督。 靠不回复谋求彩票业的发展,无异于自断经脉。  燕农(河北大学教师)。